感恩2019,东辰国际部暖冬行动

东辰国际部 东辰国际部


他们来到这个世界,

却没能被冠以姓氏

来到这个世界,我们是幸运的,

因为我们没有经历过身体残缺的日子,

在父母的陪伴和关怀中长大

但在城市的某个角落有一群孩子,

他们因疾病、身体缺陷、性别

或其他原因被遗弃,

他们的出生在父母眼中是一场悲剧;

他们没有爸爸妈妈温暖的怀抱,

没有丰富的物质生活。


他们需要帮助、

需要关爱、

需要被伸出援手……



2019年11月28日,正值感恩节,东辰高中国际部的全体师生走进了绵阳市儿童福利院,进行了一场关于“爱”和“感恩”的探访旅程,向那里100余名儿童带去了温暖和关爱。



爱心捐赠
THANKSGIVING 


早在几周前,国际部的老师们就与福利院的负责人联系,了解了孩子们的具体情况以及目前最需要的物品。



同学们以班级为单位,由活动志愿者及班主任牵头组织同学们自发捐赠:尿不湿、牛奶、水果、冬日里急需的围巾手套、秋衣秋裤等一批物资。




参观互动
THANKSGIVING



相比于正常家庭成长下的孩子,福利院的孩子更渴望关爱和呵护。在福利院负责人的带领下,我们参观了福利院儿童的游戏活动室、教室、寝室等,了解他们的生活情况。这里的孩子大多为患病或残障儿童,最大的18岁,最小的还是襁褓中的婴儿,很多孩子都有一段与病魔的抗争史,有的孩子甚至常年卧病在床,但他们都以纯真的笑脸证明了生命的顽强。



在工作人员的悉心照料和社会各界人士的热心帮助下,孩子们在这里能快乐地生活、学习,各个方面都得到了良好照顾。


短短两个小时的接触,同学们透过福利院孩子们单纯的眼神、福利院的生活环境及福利院里护工的工作……看到了人间的另一面,内心触动很大。


以下为同学们的活动感悟:


幸福这个词,想必大家都有自己的理解。有人说幸福就是拥有一座大大的房子;有人说幸福就是拥有一辆高级的车;有人说幸福就是有一份符合心意的工作,并且能赚很多钱;还有人说,幸福就是有一个情投意合的伴侣。而我却说,幸福就是有很疼爱你永远不会抛弃你的父母,幸福就是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福利院里大多数孩子都患有一些疾病,比如唐氏综合征、癫痫等。他们需要专门的人员去照料他们的起居。而无数像我们这样的参观者,可以带给他们的只是一些礼物和短暂的快乐。他们真正缺乏的是一种持久的来自于父母的爱。


东辰国际部2017级 杜艾洁


四川绵阳的冬天,空气都象凝固了似的,寒风凛冽,冷风嗖嗖的刮在脸上,刀子划似的,又冷又疼。裹上羽绒服,缩着脖子,我不禁想象着一会将在福利院见到的孩子们会是什么模样,他们会不会很冷,是否有足够的衣物,生活的地方有没有暖气和空调……不知不觉的,我便走到了大巴车的旁边,在阴雨和雾气中,我们出发了。


透过凝聚在窗户上的水雾,福利院的轮廓隐约出现。不得不说,这栋建筑比我的预期好了不少。旷阔的停车场,洁白的外墙和外部的绿化将祖国的进步体现了出来。国家分发的福利还是比较到位,这栋福利院与我的幼儿园的设施不相上下。跟随向导的步伐,我们对福利院的内部进行了参观。精美的壁画,整洁的宿舍,和多彩的活动室一一映入眼帘。福利院还有专门的机房,将现在的科技融入了孩子们的生活。墙壁上贴着孩子们画的画,看得出,他们过得很快乐。这时,我听见一个房间里传来孩子们的声音,推开一看,是一个活动室。有一个唐氏小男孩一冲出来就拉着我的手,给我看他的书,给我唱歌。那本杂志的封面上是一个宇航员,我问他:“你喜欢什么啊?”他用含糊不清的口齿坚定不移地对我说:“月球。


是啊,月球。哪个小男孩心中没有装着一个宇宙。他和我们一样,和世界上所有的小男孩一样,都有着自己的梦想,和想去的远方。


紧接着我们上了楼,看到了脑瘫儿童的生活区。他们只能躺在床上,不能走路,这是他们生下来的命运,但社会也在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尽量帮助他们。小朋友白白的,皮肤很细腻。长长的眼睫毛在小巧的脸蛋上格外好看。若不是已知他们患有脑瘫,我会认为他们是格外好看的熟睡的人间天使。他们的生命并不长,但是我希望,在这个温暖的福利院的悉心的照顾下,他们能够幸福的走完他们短暂的生命,去一个没有痛苦的天堂——那是真正属于他们的地方。


在顶楼,我们与福利院的小朋友们互动。不少女生的眼中都充满了泪水。大家紧紧的握住他们的手,聊天谈心,说些鼓励的话。我其实并不觉得这些孩子有多么可怜,我觉得他们就像千千万万的孩子一样,有着属于自己的幸福和温暖。我认为人的生命是用所获得的幸福去衡量的。毕竟无关出身和环境,人类幸福的情感是相同的。只要在生命中感受到的快乐和幸福是等量的,那就没有卑贱之分,这两个人生就是平等的。很多时候,他们是被社会下了定义,贴上了“可怜孩子”和“弱势群体”的标签。当每一个去看望他们的人都带着“同情他们”先入为主的目光去面对他们时,潜移默化的,他们自己也就自卑起来了,觉得自己的命运悲惨。他们在我眼中,就是有着不同特点的孩子们,我愿意用平等的目光去看待他们,而不是居高临下的做个圣母。当他们自己跳出自卑的心理,热烈的去拥抱生活,他们的人生便和我们一样,充满了幸福和精彩。

东辰国际部2017级  吴凡一


太阳照不到的地方在落雨


磨家,儿童福利院。

天在落雨,

心悸着进入楼里。

暗,没有太阳,

住着一群折了翅膀的天使,

是太阳的弃儿。


二楼上,无法正常上学的孩子在学着儿歌,

会冲着你笑,会呜噜地叫你,哥哥,叫你,姐姐,

会背对着你舞蹈着跟唱着,就算是唱不清楚的歌儿,还会趁人不注意时想偷溜出教室。


而你呢,顿在了一个点上。

你会不敢伸手去握住他们向你伸来的手,

你会不敢直视他们真挚的双眼,低头回避,

你却会在抱紧自己双臂时或在握紧自己双拳时想着睁开那无形的枷锁将他们紧紧拥入怀中。

成为片刻的太阳。


三楼上,摇篮里的婴孩转着眼珠打量这陌生的面孔,他们扶着摇篮杆子探着头,像是在等着谁。每个婴儿都会本能发出:“Mama”、“Baba”,这些孩子安静着,不吵不闹,也不会本能地呼唤他们等待的人。


另一间paradise里睡着几个难以在阳光下自由奔跑的天使。有一个坐在摇篮里,手乱舞着,他喊着闹着打破了安静。


“他是想从摇篮里出来吗?”

“不是的,任他闹吧。”

“嗯?”

“他是先天性白内障,因为看不见,所以没有安全感。”


他哭闹着,追逐着想抓住那一丝属于他的阳光。那样对阳光的希望让人心痛得绝望。


走上四楼的台阶割着每个人的脚腕,轻推开门的那一刻被几个孩子拥抱住。你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他们的热情淹没。这些还在心儿不在这个世界上,与我们有些不同。他们只会充满善意地对你笑,会一把拉住你的手带你去参观他们的乐园,会抱住你的大腿不让你走,会哭闹着让你去抚摸他们的额头,然后又笑着跑开。


一个个小鼻涕虫,自在地用大哭大笑与这个世界交流,他们与每个陌生人亲近,用自己的全部情绪表达着友好,你会被他们的纯真逗笑,却不经意见潸然成另一个鼻涕虫。


你的心情定是复杂的,你会感到做正常人的奢侈,你会躲在角落里抽噎,你会被无法抗拒地触及真心,你会担心他们的以后,你会想要成为太阳,你的心中却不断敲打着冷雨。可你终究无能为力,那种无力感甚至会令你因自己的正常却不珍惜而羞愧。


你会一秒都不想多待,你又会想永远留下。离开时,太阳依旧在回避,雨不停地落下。


请你一定要感激太阳,并努力地成为太阳。


东辰国际部2018级  周晟烨


那一天,烟雨霏霏,山岳潜行。大概40分钟的车程,车渐渐停在了福利院里。一下车便看见一望无际的绿色,一座四层楼高的建筑耸立在我们之前。


提礼物,抬礼物,放礼物,沉默之中,静穆之杀。


听过简单的介绍之后,上四楼,开启一趟心理旅程。


一进门,七、八个小朋友已经站在厅堂里,脸上满是好奇而又藏不住的喜悦,细细打量着我们每一个人。


陪伴,欢笑是那么永恒的主旋律。


他们陪伴着我们,我们也沉浸在他们所拥有的极其简单的快乐中。


回想起来,这一段如同繁华世界最悠长的一幅画卷,有些乐章一旦开始,悲伤逆流成河。


东辰国际部2019级  刘颜恺


第一次去绵阳市儿童福利院。含泪无言,百感交集。


2019年11月28日,在国际部老师的带领下我们参观了儿童福利院。初冬天寒,烟雨朦胧。一系列准备之后,三个年级被分成了两组开始参观。


当我见到第一位小朋友时,我便被他们的真实状况所震惊。没有正常的语言能力,生活无法自理,无需描述,他们被一眼看出与正常人的差异。福利院的阿姨告诉我们,这些孩子已经算是情况比较好的了,他们可以自己行走,只是有智力障碍。有几位年龄与我相仿的孩子智力却只有三、四岁,并且这也影响了他们的生长发育,使他们看起来只有八、九岁。


我心中无法震惊,原来同龄人中竟会有这样的情况,他们的遭遇是我无法想象的。后面的参观更让我心中如同塞了铅块一般。躺在床上无法起身的孩子,只能吃流食的儿童,我看着他们见到我们的笑容,一双双纯真的眼睛,思绪万千。


这一次我看到了一个我未曾关注过的世界。第一次如此真切地看到这么多被父母抛弃的孩子,第一次与他们零距离接触。这亲眼所见的一切,我同情他们,埋怨那些抛弃他们的父母。同时了解到了我现在所拥有的生活条件是多么幸运


如果说太阳的第一缕阳光能给予人们希望,那它的持续照耀就能让人倍感温暖。人,就如这般感性,在优越的环境也不能将一颗冰冷的解冻,唯有人间真情,动人至燃烧整个宇宙。


东辰国际部2019级  何颜君


折翼而行

“我能为这个社会做些什么?”


在11月28日,我们去了福利院,颇有感触,福利院的孩子们生而便伴随着病痛、成长中缺失的家人关怀,这些都是我从未经历的。


一开始我是畏惧的,当我看到孩子们病态的面容,听到他们嘴中吃力吐出的音节时,才知道我们的世界如此不同。我害怕去接触认知中幸福健康的反面。当我听到一个孩子急于表达自己的情绪,却智能发出刺耳的尖叫时,我退缩了,远远地站在旁边,茫然地看着这些特殊的孩子,不知所措。但是,当我小心翼翼地靠近,冲一个孩子挥了挥手,一切固有的错误认知崩塌了,她冲我灿烂地笑了,那是明媚的笑容,她也本该享受正常生活的权利。当旁边的阿姨告诉我这个看上去只有八、九岁的孩子十六岁时,我看向她的手,小小的,比我的手整整小了两圈,原来我们的年纪相仿,我在享受幸福的高中生活,她却只能像上了枷锁般被禁锢在此,心悬了起来,无措感再一次吞噬了我。


回来的途中,随着潮水般涌来的思绪,理性渐渐替代了伤感。我不禁思考我们是否能为他们带来一丝丝的改变。除了生理上的痛苦、亲情上的缺失,他们在福利院的照顾下衣食无忧。他们的亲人无法寻找,我们能做的只有缓解他们的病痛了——尽快发明相对应的药物,寻找成功的可能性,而这一切基于新一代青年努力学习而为国家效力,一切梦想将会从现在起航!


孩子们的翅膀被折断了,不能像其他孩子那样翱翔,但他们仍可以自信勇敢地大步前行。


东辰国际部2018级  邹易桐


阳光下的孩子

“我能为社会做些什么?”


人生第一次去福利院,我是感到好奇与未知的,来的前一周被老师告知这些孩子们,大多是孤儿和没有被上天眷顾的孩子时,内心是很难受的,想象中的他们,在从小缺少父母关爱的环境下,应该比较忧郁或不爱说话。但真正看到他们的那一刻,和短暂相处后,我起初的想法被他们的热情证明是错误的。


打开福利院4楼门的那一刻,十多个孩子脸上的欣喜和奔向我们的激动,使我意识到他们没有排斥我们,他们小小的手攥着我们,努力用他们的方式与我们交流,他们并没有因为自己身体的缺陷自闭,他们随着音乐给我们唱歌,用他们自己的方式欢迎着我们的到来。


当我得知他们的年龄时,内心无比震惊,他们已有十五、六岁,甚至有比我大的。可是他们却因为身体原因,无法读书,无法正常外出。那一瞬间,更多的我感受到的是心酸。


但在同一刻,也为他们感到幸运,他们没有生在战乱国家,他们在中国。福利院的设施非常齐全,并且每月也有不少爱心人士来看望他们,他们并不孤单,也不愁吃穿。


反观我们,有什么理由抱怨生活呢?正如老师所说,研制出能够帮助他们的药物,或发明出给护工阿姨减少负担的器械......我想这是我们,可以为他们做的。


东辰国际部2018级  廖紫夷


上帝如此偏爱他们,于是他们成了折翼的天使


这是我第一次去福利院,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残酷。只因他们都是被偏爱的孩子,所以只能生来如此吗?有的孩子生来智力不足被父母遗弃,有的患有疾病,即使已和我们一般年龄却像个孩童......这是他们的罪吗?即使生活在安稳温暖的环境里都无法拥有一颗“完整”的心。


那些为人父母的人,他们是怎样的心境:为一个残缺的孩子负责的畏惧,为残酷的未来生活的担忧、贫瘠的经济条件的不堪,甚至于,为这份承受不起的上帝偏爱而厌恶。我并不赞同他们的行为,如果所有父母都不对这些孩子抱有希望,将他们抛弃,那爱能做什么呢?还有爱能做到的事情吗?


幸而,国家与社会给了他们一个幸福成长的环境,整洁的宿舍、干净的食堂、让孩子们无忧无虑的长大,更有来自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关心。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在失去了那些后,得到了另一种方式的偏爱。


我相信在每个孩子降临时,看到都是希望与父母的期待。


在我们离开时,乖巧的孩子趴在窗上栏杆向我们告别,他们背后是干净的房间,他们楼下还有着如同沉睡的天使般的婴儿,他们中有的已经明白一切而默默承受,有的懵懵懂懂接受社会的庇护,他们见证着这命运规则的残酷,有的可能终生不能踏出病房半步,但孩子们趴在透明的窗前,清澈地笑着,向我道别。


我从未觉得自己非常幸运,但我逃过那些残缺的概率。那些无罪的孩子们啊,那些折翼的天使,却要为这不幸的概率,付出不幸的代价。


希望那些可爱的天使们,在以后也能用那样干净清澈的笑容向世界说晚安。


东辰国际部2018级  杨诗颖


一直以来有一个问题困惑了我好久,是什么决定了我们的人生,是在出生前还是在出生后?这个问题我至今可能都无法回答,可能我永远都找不到答案。人们常说命运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中,可我倒有另一番见解。命运二字拆分开来, 命,这是我们打娘胎里就决定不了的,更别提改变了;运,这 东西它喜欢谁才让谁拥有,可谓可遇不可求,也是我们不能掌控的。那什么是我们可以做主的呢?


参观了福利院那些生活不能自理,身患残疾被人遗弃的儿童后,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人生真的不是我们说了算,有些人从出生那一刻就决定了该走怎样的路。这世界上百分之八九十的人自出生后就 能拥有完整的家庭和健康的身体,而又存在着这么一些人一生下来就不是完整的,被家人所抛弃。


你说这些身患残疾没有父母的孩子他们难道就不渴望拥有像正常人一样说活,走路甚至进食的能力和家人的陪伴关爱吗?他们想,但这是命决定的事情,由不得他们改变。他们惨吗?惨。


反观现在,世界上大部分的人都是正常人,过着与这些福利院儿童不同的正常生活,可谓命好。我 们这些正常人可以运动,可以社交和思考,这些都是那些命不好的孩子渴求的啊。但就在我们这些 剩下的正常人中,绝大多数的人还在发牢骚,抱怨生活抱怨社会抱怨父母,一个个草莓族承受不住 种种打击和挑战,从不珍惜我们现所拥有的。好命我们有了,不就是运差点儿吗,不就是生活有点苦吗?这不是我们停止奋斗甘心堕落的原因。


我们应该珍惜现在我们拥有的,多想想我们能为社会做 什么而不要老是想社会能为我们做什么,这是我们抛开掌握命运后唯一能做的事。


东辰国际部2017级  邓琦川


我不得不承认,从出生到现在,这十七年内,这次是我第一次如此深切的感受到了社会的B面儿童福利院。世界从来都是A/B面,好的一面、阴暗的一面。当我们多数人过着较好的生活时,我们也就很难去感受、注意到弱势群体们,他们,每天是过着怎样的生活。


在去福利院之前,我有去了解过,环境怎么样?设施如何?院内孩子的来源以及政府出台的政策。看了以后松了口气,我想:他们过得还不错。


当我真的走进了那扇门时,前面的人群,黑压压一片,挡住了我的视线,伴随而来的是一阵奇怪的叫声、哭声。我踮起脚看,看见了三个孩子,有个头部畸形,还有两个孩子看上去有着智力问题。


我走向一个略显安静的孩子身边,估计6、7岁孩子的个头,他不会说话,我把手伸出来,他开始摸我衣服上的拉链和衣角,有些好奇,然后又很抵触的把我推开了。我再次尝试与他拉近距离,最终无果。后来了解到,他有一定程度上的自闭症。


随后,我走向了另一个孩子,同样是6、7岁孩子的个头,旁边的阿姨解释道:“他已经17岁了,得了唐氏综合征,都叫他唐宝宝、唐哥哥。”瞬间,我心中泛起了一种难以言表的酸楚。同样的17岁,我们和他们却过着截然不同的人生,他们的一生只能在福利院和养老院度过。我蹲了下来,开始和他沟通,他很乐意与人交流,虽然我听不太懂他口齿不清的发音,他还是很用力地说出了姐姐这两个字,他真的想表达更多,我把耳朵凑近了听,耐心地跟他说,时不时帮他整理衣袖,怕他着凉。


临走时,我叫了一下他,他知道我要离开了,走过来一把抱住我,眼泪瞬间落下,仅仅不过一个小时的相处,他已经把我视为一个关心他的人,我感受到了他的不舍,我答应他还会再来看他,他紧紧地抱着我不松手,阿姨把他扒拉开,最后我匆匆地下了楼,哭得泣不成声。


后面沉默了,一句话也不想再说,这个世界从来都是不公平的,我们能做的微不足道,但是我们可以尽我们所能多做一些,这些孩子们就会得到更多的关爱。


东辰国际部2017级  张僮洋


他们来到这个世界,

却没能被冠以姓氏

幸运的是

有一个地方温柔地接纳了他们

他们如同星星,

即使命运被乌云覆盖,

眼睛里依然闪烁着微弱的光。

散落的星星,

愿你眼中始终有光芒!



推荐阅读

DC Sports Day | 阳光下奔跑,运动嗨翻天

竞赛捷报|东辰学子获AMC中国赛区一等奖,参赛全员获奖

初中词汇起步,读懂大学专业教材,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致少年的你们:你保护世界,我保护你


东辰国际精英课程中心隶属于东辰国际学校高中部,由东辰国际学校直接领导、统一管理,为志在本科就读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知名高校的优秀学子提供学术、素质平台,培养学生进入世界一流名校。


联系电话:13880433901(王老师)


学校地址:绵阳剑南路西段科教园区(东辰国际学校中学部)
              广雅楼403、404国际部办公室


选择东辰高中国际精英课程中心国际金牌课程,申请海外顶尖名校选择更多,美加英澳任你挑!


出国留学不止可以选择商科,人文社科专业,更有工程、数学,计算机等大热的理工专业,就业、移民更广。
    Baidu
    sogou